分类
回忆录

要去、想去但是没有去的地方

六月一开始的一周,考完试,我回到家乡。手头为了放下她写的小说写不下去了。我说,我要去那里看看。

妈妈问,去那里干什么。

我说,考古。

这话很大程度上是对的,我要去那里,最主要的目的是好好再看看那个数月前我还很熟悉,但是现在印象几乎为零的公园。但更重要的是,八月那个的事情,让这里变得不同。

最后一次,见面的地方。

不需要其他的理由,那里就可以被我当做一个圣地了。我在小说中详细描述了那个日子里,我可以想起的一切,但是终究那只是一段被文字化的记忆--精准,但模糊的记忆,就像我记忆中的童年一样黑白分明。

没有意义。那就是个被掩埋了情感的故事罢了。

所以我坐上了前往那里的地铁,脑子里想的全都是那时候的事情。太多了,太多了。无论怎么想,唤起的都是悲伤的记忆--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放下那一段历史。

小小的愉悦,却具有大大的能量。

我提前下了车。

我开始明白,那个圣地,对我而言,只意味着一件事:

结束。

Chise Hachiroku

【这是站长不是作者】
弱鸡OI选手,咖啡馆店长,自卑音游人,咕咕咕咕咕,中二病晚期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