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羁绊

一切虚幻与无形——有关《铃》的那些事

抑郁似乎是留给女性专属的词汇。我,作为前列腺拥有者,似乎不应该拥有如此特征。--沃·兹基硕德

《铃》写完已经快两年,发布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我觉得现在说一说这篇文章,应该比较合适了。毕竟,现在的我已经不同以往,而且过去的事情也值得给予一定的留念。

首先要说明白,《铃》是一个人的故事,“我”和“铃”实际上都是我本人特征的一部分。共通点是最明显的地方,我那时候也没有很好的朋友,被班级孤立,希望可以有人可以倾注感情。(说的好像现在就有多好一样)“我”体现了我强烈的倾诉感情,尤其是爱慕之情的愿望,平等待人的本性,还有对周围人进行观察的不断尝试(这点在《忆》中也有很明显的体现)。相反地,“铃”则从我这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分类
羁绊

真真假假 假假真真 ——《忆》后记

《忆》这篇文章,恐怕是到目前为止,写完到发布间隔时间最长的一篇了。这也很好理解,一直想写比较长的《记》,一年要更新两次,总要留点时间出来的。

但是——现在《记》的主要部分已经差不多写完,一共也就花了两个月多一点(还不用说有两三个礼拜一直在考试),而这篇《忆》,前前后后向网站提交了几十个版本,前前后后也花了将就两个月。后来想想也好理解,因为一个故事主要框架需要的时间其实都差不多,更何况《记》当中有很多部分并不是虚构的。

《忆》的来源是一个梦,或者说,某种担忧。当时我那位在国外求学的追求对象在说自己要回来以后,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,恰巧在差不多时间有一个从那个国家出发的国际航班遇到了机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分类
回忆录

要去、想去但是没有去的地方

六月一开始的一周,考完试,我回到家乡。手头为了放下她写的小说写不下去了。我说,我要去那里看看。

妈妈问,去那里干什么。

我说,考古。

这话很大程度上是对的,我要去那里,最主要的目的是好好再看看那个数月前我还很熟悉,但是现在印象几乎为零的公园。但更重要的是,八月那个的事情,让这里变得不同。

最后一次,见面的地方。

不需要其他的理由,那里就可以被我当做一个圣地了。我在小说中详细描述了那个日子里,我可以想起的一切,但是终究那只是一段被文字化的记忆--精准,但模糊的记忆,就像我记忆中的童年一样黑白分明。

没有意义。那就是个被掩埋了情感的故事罢了。

所以我坐上了[……]

继续阅读

分类
羁绊

艾伊于我

艾伊计划,原本是基于一个单机游戏而创设的小说系列,计划使用英语书写,24章6万字。

在艾伊计划在其网站发布3章内容后,所有的内容就都被撤回了,网站也进入了维护模式。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是,我发现我无法继续写下去,而且和我的英语水平无关。

我没有能力,我没有毅力继续写下这个全是美好的故事。这样的故事,需要一个充满美好的人来书写。前三章的成稿到最后每读一次落一次泪,它们代表的,都是我一直以来向往的。

所以,艾伊计划的网站就将原来发布在这个网站短篇小说分类下、每年11月11日发表的言情小说移到那里,使那里成为我写下的小说的“集散地”。当时移过去了三篇文章,《灰云》、《考试之后》和《人[……]

继续阅读